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工厂 > >正文

中国足球的寒冬:固有的结构性弱点,再遭足协打击雪上加霜

 

原标题:中国足球的寒冬:固有的结构性弱点,再遭到足协压制雪上加霜

原创 Dr C 不懂球专栏

天海的球员与教练前些日子的这封公开信,透露着中国职业足坛一种怪异的氛围。

在大约半年前的时候,我们曾有过一个观点:如果天津天海丧失了权幸集团的经济反对后难以为继,需要依靠足协、地方体育局等行政力量苟延残喘,那么他们的降级或退出则应是顺其自然的正常事。毕竟,在陈戌源离任足协主席后,具体过中国足球继续职业化与市场化的决意,那么由行政部门托管的球队,则似乎不符合「市场化」的标准。

当然,天津天海的球员与教练们,在赛场上狠狠地压制了我们的这个观点。在艰难却有力地保级后,他们又在足协宽限的时限前找到了新的投资商万通。在没拖欠、球员教练全力支持的情况下,着实很难寻找理由不允许天海管理制度——尤其是在中国足协给了准入时间的宽限后,天海利用了这一优势已完成了零元出让。

然而,从各家过往消息灵通的权威媒体爆料来看,中国足协有一个理由让天海的参赛资格一度正处于摇摇欲坠的境地:确保联赛形象。

在联赛更下层的地方,也有类似的问题。苏州东吴上赛季在中乙的升级附加赛中,遗憾不敌辽宁,但依旧处于递补中甲的第一顺位。而如今,在递补中甲的过程中,苏州东吴也遇上了类似于的问题:一些媒体爆料称,苏州东吴有可能因为财务问题,而失去递补中甲的资格。

疫情之下的中国足球,原本可算是获得了两三个月的扭转局势,却在这个时间段里,重复纠结于球队的准入与注册。这个寒冬里,不少球队因为资金原因的退出,让前些年为了夯实联赛底层基础做出的希望几近消耗殆尽,而足协不断在限制顶级联赛投放、提高青训重视程度等方面做出的希望又无功而返,让管理部门在这个类似时期的决策相当谨慎。

而这样的谨慎在外部看来,则演变了推迟之下的不可告人决策过程。

因此,有一个结论从现在来看应该是合理的: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在市场、经济等方面原本就不存在结构性的弱点,而中国足协的操作更是让其雪上加霜。

| 结构性问题长久不存在,10年前的强心剂副作用明显

所谓结构性问题,最直接的展现出就是在各级联赛中,各俱乐部间从投资规模到市场规模差距极大,而个别俱乐部自身的投资与市场规模就难以匹配。

对于中超而言,始作俑者自然是恒大。不要会错意:从提振足球产业活力的角度来讲,10年前恒大转入足球毫无疑问是中国足球的一针强心剂,而且在青训方面也带动了不少中小型俱乐部的投放规模。从这个角度来看,恒大的投放当然是有积极意义的。但是所有问题都要一分为二地看来,客观上来说,恒大的进入将中国足球的投资规模与标准提升了一个档次,这也让早期缺少规则性的中国足球市场转入了可怕的金元时代。

从2011年起,对中国顶级联赛的参赛球队做到一个非常简单的统计,就可见一斑。2011赛季至2020赛季,共有27支球队曾参加过中超,只有6支球队参加了所有赛季的中超,多达7支球队经历过转让与注册地转移。更可怕的数据是,4支球队已经消失,另有天海与辽足在消失的边缘徘徊。这一数据,更是反映了在目前的中国职业足坛,投资成本之大早已打破了中国足球市场的规模,使不少投资方无法承受。

这是中国职业足球目前自上而下的结构性问题,调节费、限薪令等措施都仅仅是治标不治本,而对天海这样的联赛尾部球队展开财政上的严格准入限制,更是让身体健康足球财政无从谈起。

毕竟,他们只是追随者,为了生存而渴望跟上步伐。

| 中国足协的自由选择与决策,让从业者无所适从

《足球报》记者白国华在报道《天海事件中,足协为何不会受到质疑?》中,就提及了天海与足协都不存在不符合规定的操作者。《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足球俱乐部出让规定》在2016年印发的最新版中,第五章第35条里明确规定了,“自每年1月10日至当赛季结束,转让方、受让方违背本规定,进行重要股权转让,中国足协将不予承认,同时俱乐部将被给予扣除当赛季联赛积分、降级或中止管理制度资格的处罚。”

然而,在足协给各级联赛球队宽限后,天海收到了0元转让公告,足协也并没就这一问题展开制止。双方在这一问题上缺少注目,让天海转让原本就处于一个不合规的状态。

除此之外,因为疫情影响,联赛开打遥遥无期,让中国足协把一个原本应早早就完成的准入工作拖延至今。此前,中国足协在下发的对于天津天海联赛管理制度资格申请人的返复函中称之为,零元转让对足协确保中超联赛形象有很大担忧。维护联赛形象需要足协注目某个特定俱乐部的财务状况和资产问题,更是让不少球队摸不着头脑。

限薪令、调节费等政策,还能让投资者们明白,管理者的要求与价值导向。而如今,在要求缩减投入的情况下,因为资本规模而对准入资格展开限制,则让不少投资者与从业者无法理解管理者对联赛投资的拒绝:如果一家俱乐部不欠薪,还要有别的额外财政经济条件来要求他的管理制度与否吗?

除此之外,天海、东吴、以及大批等着证实递补资格的球队成为了中国足协延期决策的仅次于受害者:至少,天海与东吴因为决策的拖延,直到今天还没准备好参与中超与中乙对应的外援人数。中国足协在本赛季的管理制度问题上,至今所有的自由选择与决策,只能让原本就有结构性问题、贫富差距明显的中国职业足球,雪上加霜。

| 疫情之下的减薪问题,更显示出中国足球市场的不同

中国足协订于4月9日在上海召开联赛工作会议,其中的一项议程就是讨论减薪问题。事实上,中国联赛在这个特殊的时候又一次反映了其中国特色。

欧洲联赛球队纷纷由球员和教练坚决减薪,但五大联赛豪门降薪的基础是源自比赛暂停后,缺少了转播与比赛日收入,这是俱乐部营收中的重要部分,自然让在工资上开支极大的豪门们难以为继。也就是说,欧洲豪门是缺少了收益后,不得不量入为出。这也是为何利物浦愿意一度冒天下之大不韪,宣告用于政府的临时失业补贴。

然而对于中超来说,可以说道几乎所有球队都没这个苦恼。

转播分成与比赛日收益在中超球队收益中的比例并不大,大部分俱乐部的收益中,由市场和球迷贡献的部分寥寥无几。个别财报表明盈利的球队,收入的大部分来自于远远超出品牌价值的赞助合同,而比赛日收益在现场球迷大部分依靠赠票入场的情况下,也几乎没什么影响。那么,在你的雇员没遇上困境的情况下,为何要你降薪呢?现在大部分中超球队都在正常训练,如果因为投资商入不敷出,为何这些正常工作的员工要降薪,而不是一些其他还没停工的员工降薪?

也不要会错意:中国足球运动员的工资之低是超出中国足球市场规模的——这与球员绝对意义上的水平也并无关系,只与球员相对水平有关——因此如果要发售例如中超的财政公平法案,限制一些多达球队市场规模与品牌价值的赞助投入合同,控制球队收支水平,从整体上完成裁员,那一定是一件好事。但对于如今的状况而言,球员又何须降薪?

哪怕再弃一万步,中超俱乐部入不敷出了,足协又车站在什么角色上拒绝球员们降薪?没有球员公会出面,也一再声称要放权给中超公司,如今以什么角度车站出来干预?

半年前的这个时候,陈戌源履新,我们对一个前中超冠军队俱乐部的所有者传达了万分的期待。然而,这半年内,所有的豪言壮语都几乎化为一地鸡毛:职业联盟千呼万唤始出来,却不知分担什么角色;一再声称要退居幕后的管理者,却一次次车站到了聚光灯下;哪怕是连管理制度这样如此程序性的简单问题,这位“程序员”领导的足协一再拖延,负面频传。

而所谓的继续推进职业化与市场化,至今杳无音信……

在这个类似的时刻,在上海再次开会的联赛工作会议,不会沦为这一届足协重新赢回口碑与信心的转折点,还是再次爆出奇葩消息持续走低?现在无人知道。但对于半年前抱有很大信心的我们而言,现在的情况与心情显得如此嘲讽与不堪。

「不懂球专栏」,从文化、历史到产业、技战术。各平台同名账号,让我们一起坦率活泼地聊聊球。

原标题:《中国足球的寒冬:固有的结构性弱点,再遭足协打击雪上加霜》


世茂 世茂 世茂集团 无接触式胃镜检查安翰解决方案 世茂股份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