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竞技情报 > >正文

深度:中国足球青训扫描①:国安打上荷兰烙印 押宝01国奥精英

 

  导读:最终,奇迹没有第二次发生。以预备队阵容作为主打的北京中赫国安队,在足协杯1/4决赛0比3负于武汉卓尔而出局。至此,国安、上港和恒大这三家以纯年轻化阵容参赛的球队,全部在本届足协杯上打道回府。而这次足协杯赛,恰好也沦为上述三家俱乐部比拼青训的一个大考场。

  

  从结果上来看,中赫国安近些年的青训投放似乎更有成果,上港则受限于多名U23精英得到调来,并未卯齐最强阵容。至于恒大,原本以为其00后可以就此一鸣惊人,结果并未引发任何波澜。在北上广三座城市的青训实力比拼中,上海起点最高、基础最好,北京则有后来居上之势,倒是广州两强的人才出品未到火候。而在未来,受限中超联赛大规模降薪和投资帽限制,这种在青训成果上的差别,或许将会引起顶级职业联赛格局的一次大改变。

  中赫国安这次能在足协杯闯入8强劲,特别是战胜成都兴城,俱乐部的青训成果开始引起注目。而且,这支国安预备队还并未凑齐最强人马,几名主力如梁少文、冷季轩、胡嘉祺、阮奇龙和段德智,是追随U19国青队参赛中乙而错过报名,因此,业内还有人称他们为国安预备队二队。但就是凭借着这么一套不被看好的班底,国安队反而表现最为高光,当然这必不可少主教练斯坦利·门佐的精心培养。

  国安预备队的这名外教斯坦利来自荷兰。他的经历十分显赫,曾在荷兰国家队工作2年半,后来还曾在荷甲、比甲、南非联赛任教多年。这次足协杯赛,斯坦利留下外界的最深印象,是他激情澎湃的演讲。平时在训练场上,他就是十分典型的荷兰教练,倡导攻势足球,鼓励年轻人勇于发挥,而他本人在踢球时,就是出身荷兰阿贾克斯青训学院。可以说在斯坦利身上,是国安切削荷兰青训体系的一种必要表象。就在去年1月,国安俱乐部构建了从预备队到U9梯队,全部由荷兰阿贾克斯名师参予执教的壮举,青训投放之大可见一斑。不过,遗憾的是本赛季结束后,斯坦利将不会继续回到国安任教,而是返回荷兰国内。

  现在,中赫国安俱乐部青训总监帕特里克·纳德鲁,之前就是在阿贾克斯担任首席球探,以及U13-U16年龄段总教练。像德里赫特、布林德等人,都是由他精心挑选出并培养的。纳德鲁是在2018年5月加盟国安,日常负责管理国安青训梯队整体技战术体系搭建,以及球员的培养和选拔,归属于总设计师的角色。去年8月,国安月重新组建07年龄段梯队,至此形成U13、U14、U15、U17、U19和预备队六级梯队。纳德鲁是总负责人,他会专门实地带队训练,他的任务是要自定义训练方向,统一全部青训梯队的技战术踢法。所以在技战术理念上,中赫国安的六级梯队是高度相近,这就是荷兰人最重要的起到。

  但实际上,除了预备队主教练斯坦利,其余5级梯队真正负责管理带队训练的,都是中方教练。可在此期间,俱乐部还配备了外籍技术指导,这是国安青训体系有别于大多数中超俱乐部的仅次于亮点。例如中国球迷最熟悉的前大连实德外援扬科维奇,他现在的身份,是中赫国安青训专项反攻教练。日常情况下,扬科维奇不会亲自任教某支梯队,他的任务,是要辐射U17、U19和预备队的所有反攻训练。这就样子学校里的一门科目教师,他所对应的只是负责管理教学的内容,而非某一群体的学生。而除了扬科维奇,目前在中赫国安青训体系,还享有个人技术教练杰森和运动表现教练米歇尔,有趣的是,他俩和拉德鲁一样来自荷兰。

  

  由此可见,国安在青训架构上,是主导“本土教练带队训练和比赛,外教专项指导和拔高”的思路。而且从去年开始,俱乐部也在着手举行一项取名为“中赫国安杯”的邀请赛。2019年参赛球队多是来自欧美豪门,有荷甲的埃因霍温、阿根廷传统豪门博卡青年,英格兰狼队、捷克布拉格斯拉维亚、巴西克鲁塞罗等。今年受疫情影响,这项赛事改回内部交流。是在今年8月上旬,该由国安联同富力、华夏、上港、申花和鲁能一起参赛,地点则在上海。

  可以说道,在今年没有预备队联赛以及青超、U系列足协杯的情况下,国安所举行这项中赫国安杯,是在一定程度上以赛代练。而从效果上来讲,将近2年所包含的阿贾克斯体系,现在已是初见成效。比方说在六级梯队之中,433阵型现在基本都沦为第一自由选择。这也是拉德鲁始终所提倡的,“要让每个方位的球员,在攻与守上面具备十分全面的能力,而非是为球队整体而服务。”这也出于对待一名球员综合素质的培育,所以在这次足协杯上,从国安队中涌现出不少让人陌生的新新人:徐东东、李博希、杜龙飞……这不足以解释以拉德鲁和斯坦利所领衔的荷兰体系,已经全面了解国安青训体系的骨髓。再加上扬科维奇的反攻专项锻炼(比较近似于荷兰足球风格),以及米歇尔在运动科学上面的把关(主要是在跑位和体能方面),这支国安二队所享有的烙印,是很荷兰化的,也是令人耳目一新。

  当然在人员配备上面,中赫国安集中于到相当一部分2001-2002年龄段精英。像这次参赛中乙的U19国青,就享有梁少文、阮奇龙、段德智等5名球员。而在去年U19亚青赛预选赛,同样有4名国安球员随队参赛。而如果把曾经选入该年龄段的国安球员全部计算在内,则是迫近两位数。可以说在1997-1998、1999-2000年龄段人员储备出现断档之际,国安已经在2001、2002年龄段,成为标准的国内精英大户。而在去年中赫国安杯,目前在浙江毅腾效力的陈宇浩以及“跳级生”何龙海,也曾临时代表国安参赛。

  至于在最近一次国内大型赛事之中,国安2001-2002年龄段是在去年U19青超联赛荣获第三名。但必须注意到,当时在这支国安U19青年队中,基本没有大龄球员助阵,而比赛拒绝的年龄标准,是出生于2000年1月1日以后。或许从那时候开始,这批国安球员就已经正处于飞速进步之中。而从未来下一支国奥队冲击2024年巴黎奥运会来看,无形之中,国安青训又在肩负极大的使命。据理解,国安俱乐部也在思考,未来也许安排这批U20球员单独组队参加中乙联赛。

  


ABM单创 ABM单创 ABM单创 单创 ABM单创
相关新闻